原標題:七招識別邪教"全能神":看教主教義教理教階等
  編者按:5月28日,山東招遠發生6名“全能神”邪教人員殘殺無辜群眾事件。“全能神”邪教近年來也屢屢製造危害社會安定、傷害民眾安全的惡性事件。此前,凱風網曾盤點過識別邪教“全能神”七大招,包括看教主、看教義、看教理、看教階、看教傳、看教養、看教徒等。
  第一招:教主之邪——邪就邪在信仰一個活著的“女基督”
  基督教在講信仰對象時,從來強調“聖靈”、“聖父”、“聖子”“三位一體”。“聖三位一體”是基督教關於信仰對象的基本教義,其涵義非常明確:聖靈是基督的本體,沒有聖靈,基督就沒有根本,信仰就是空無,聖靈是三位一體中核心之核心、根本之根本;聖父是基督在天國的存在方式,但必須依賴於聖靈存在,同樣聖靈也不能脫離聖父而存在,沒有聖父的基督,信仰也是不完整的;聖子是基督在人間的存在方式,即耶穌,這種存在方式是通過“道成肉身”而存在的,這裡的“道”就是“聖靈”這個道,沒有了聖靈,就無以為肉身,反過來,聖靈必須通過聖子來體現,沒有聖子,基督也是不完整的。因此,聖靈、聖父、聖子三位一體缺一不可。否則,即毫無真正意義上的基督信仰。
  “全能神”說自己是基督教,但它完全歪曲了基督教最根本的教義“聖三位一體”。
  第一,完全歪曲基督信仰對象。“全能神”無視基督信仰的“三位一體”,而將聖靈、聖父、聖子割裂開來,既不講聖靈,也不講聖父,只講聖子,只講基督在人間的存在方式,甚至還改變了基督在人間存在的性別,居然冒出一個“女基督”。這一基督教歷史上聞所未聞的荒誕演繹,會讓正信基督徒“吐槽”而休克的。
  第二,完全歪曲“道成肉身”教義。基督教講“道成肉身”僅僅指也必須指基督耶穌受難而複活,除了基督耶穌外,這個世界上絕不會另有“道成肉身”之說。“全能神”竟然杜撰了一個所謂第二次“道成肉身”,再一次暴露其荒誕至極。
  第三,完全沾污基督教教主。在基督教信仰中,只承認《聖經》記載的基督耶穌是唯一信仰對象,除此之外,任何其他的肉身都是其子民。“全能神”把一個有精神分裂症的女人奉為基督加以信仰,除了邪,還是邪,已邪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奉勸那些愚妄的“全能神”信徒們,靜下心來好好讀一讀基督教的基本知識,不要被趙維山綁架,成為趙維山的替死鬼。
  第二招:教義之邪——“全能神”是怎樣蓄意歪曲基督教“末世說”的
  基督教的“末世說”是基督教基本教義之一,是同“末日審判”、“基督複活”、“賞善罰惡”等基本教義並重的一項教義,它們緊密關聯,不可割裂。
  基督教“末世說”認為,末世由前奏、事件、結果三個環節構成。奏前,就是末世的徵兆,諸如出現地震、海嘯等重大自然災害,以及人類自身引發的大戰亂、大饑荒和道德淪喪等人道災難。事件,就是信靠耶穌的人數已滿,救恩時代的終結,天國大收割,魔鬼被捆綁,基督台前審判,賞善罰惡,舊世界毀滅,新世界開始。結果,就是三個層次死亡狀態:第一層次僅僅是肉體的死亡,但靈魂得救,即作善者的狀態;第二次層次是靈性的死,就是屬靈生命與上帝分離,但可以借信靠耶穌重新與神和好,即在善與惡之間的狀態;第三次層是永遠的死,就是惡人落在烈焰(火湖)里,永遠與上帝分離,類似於佛教所講的地獄,永遠得不到超度,即作惡者的狀態。
  基督教“末世說”教義,強調要建立三個宗教理念。
  第一,要建立基督耶穌“愛”的道德理念,這是“末世說”的核心理念。人類要避免因自身原因引發的戰爭和道德淪喪等末世前兆,就必須要按照基督耶穌“愛”的宗教道德理念行事,不斷改進自身道德觀,多行善舉,不要作惡,保持崇高的道德境界,永遠不要讓靈魂墜落。當人的肉體死後,就可以保持靈性不死,永不落入烈焰之中。
  第二,要建立接受基督末日“審判”的敬畏理念。基督教“末世說”認為,世界末日的到來是必然的,即人類的滅亡是必然的。當世界末日到來時,基督將再臨,每個人都要接受基督的“審判”,行善者,上天堂;作惡者,下地獄。
  第三,要建立基督“複活”“重生”的信仰理念。末世的開始,就是基督“複活”和“重生”的開始,即舊世界的毀滅,新世界的開始。
  基督教“末世說”的核心思想,就是要人們按照基督耶穌“愛”的宗教精神,“眾善奉行,諸惡莫為”。為了強化這一宗教理念,《聖經》從反面加以警示,從正面加以引導。
  一方面,是將世界末日描寫得非常恐怖。由耶穌門徒約翰寫的基督教《新約聖經》最後一章,詳細描繪了世界末日的悲苦黑暗情景,其各種可怕的場景幾乎成為後來人類世界末日的重要範本。把世界末日描寫得黑暗可怕,就是為了警示人類,不要忘記了自己的罪惡貪念,不要放縱自己的欲望。否則,作惡必下地獄,死後在陰間,將被投入到火湖裡。
  另一方面,是將世界末日描寫得充滿希望。《啟示錄》上說,“賞罰在主,主必報應”,“他們都複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末日的到來,即是基督的“複活”和“重生”,一個新世界的開始。描寫舊世界毀滅,新世界的開始,就是為了引導人類,一心向善,不作惡事,“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心中無鬼的人,根本不要害怕末世。
  那麼,“全能神”是如何解讀基督教“末世說”的呢?
  第一,完全將基督教“末世說”教義孤立化簡單化妖魔化。“全能神”把基督教“末世說”同基督教“末日審判”、“基督複活”、“賞善罰惡”等基本教義割裂開來,孤立起來,只講“末世說”,不講“末日審判”、“基督複活”、“賞善罰惡”這些基本教義,完全背離了基督教“末世說”原意,故意曲解基督教“末世說”“賞善罰惡” 的核心教義。將基督教“末世說”妖魔化,解讀為世界末日的降臨,人類大劫難的到來,誤導信徒和民眾,讓人一提到“末世說”,就會陷入深深的恐懼與不安之中,看不到“重生”和“希望”。
  第二,完全將基督教“末世說”教義具體化日期化大限化。基督教“末世說”從未將末世確定為某個具體的日期,更沒有不分善惡地講世界末日的恐怖。將基督教“末世說”具體化為人類大限到來的某年某月某日的做法,完全背離了基督教“末世說”的原意。拿瑪雅人曆法循環周期的終結日大做文章,完全不符合基督教“末世說”基本教義,將“末世”設立為臨近的某個時間點的做法,除了製造心理恐懼和人間悲劇外,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將“末世說”具體化日期化大限化是邪教的一個共同特點。上個世紀70年代至2000年,將基督教“末世說”曲解為某個具體日期的邪教在西方國家大行其道,結果頻頻發生震驚全球的邪教集體自殺慘案。1978年11月,圭亞那叢林,美國邪教組織“人民聖殿教”舉行升天儀式,914人在儀式中服毒身亡。1994年10月,在瑞士和加拿大同時發生邪教“太陽聖殿教”集體自殺案件,53名信徒身亡。1996年12月,法國與瑞士交界山區叢林,“太陽聖殿教”再次製造教徒自殺事件,包括3名兒童在內的16人死亡。1997年3月22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地亞哥市,邪教“天堂之門”的38名信徒在教主阿普爾懷特的矇騙下集體服毒自殺。
  第三,完全將基督教“末世說”功利化政治化邪惡化。基督教“末世說”包含著要人們信仰基督耶穌的宗教思想,引導那些死後不想下地獄的人信仰基督耶穌,得救而“複活”、“重生”。“全能神”借基督教“末世說”說事,並不是引導人信仰基督,而是借“末世說”誘騙信徒信仰“全能神”、信仰“女基督”,這具有很強的功利性。不僅如此,將基督教“末世說”政治化,直接用於攻擊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將“末世”的真實內涵指定為“大紅龍跨台”,暗指中國共產黨政權的覆滅,用心何其惡毒!
  “末世說”問題很複雜,不僅是一個宗教命題,還是一個科學命題,還涉及文學作品,等等。對於有關人類毀滅的各種說法,諸如“大預言”、影視作品描寫的“末日”景象、甚至科學家所提出的小行星撞擊地球、外星人入侵地球等假說,都需要我們深入全面地瞭解其具體說法。但是誰要是膽敢藉此蓄意做出一個什麼結論,那隻能像趙維山一樣:自己給自己套上了一個枷鎖!
  第三招:全能神邪教完全背叛基督教教理
  全能神的邪性集中反映在其教理的邪惡本質上。結合全能神教理的形成、實踐及其歸宿來剖析,不難發現,其完全背叛基督教教理,猶如一條披著基督教“羊皮”乾著害人勾當的“惡狼”。
  在教理的形成上充斥著邪惡本性
  正統宗教教理是在特定歷史文化背景下逐步形成的以宗教經典為信仰理念以系統教義為皈依來源的信仰理論體系。正統宗教教理至少包含三個基本要素:一是特定歷史文化積澱,二是傳世宗教經典,三是系統的教義。
  拿基督教來說,其教理是西方歷史文化的特定產物。比如,其“上帝創世說”,就是以“人為中心”的西方歷史文化在其宗教信仰觀上的反映,其核心理念就是“人被上帝安排到宇宙中心(地球)”。這種宗教歷史文化觀與“天人合一”的東方歷史傳統文化觀截然不同。其教理的信念來源是《聖經》,離開了《聖經》,就無所謂基督教信仰。背離《聖經》的“經文”、“佈道”等等,都不過是偽基督教而已。其教義集中體現在“上帝說”、“三位一體說”、“基督說”、“創世說”、“救贖說”、“原罪說”、“末世說”、“教會說”、“聖事說”、“恩寵說”、“十誡說”、“信望愛說”、“因信稱義說”等方面,這些教義相互關聯,自成一體。背離了這些教義,也就談不上基督教信仰。
  全能神是怎樣背離基督教教理的呢?
  在教理形成上,全能神同基督教進行了“三大剝離”。
  1、同基督教信仰的文化母體進行了剝離。
  全能神又稱“實際神”、“東方閃電”,或“東方發出的閃電”。這個看似單純稱謂上的改變,卻包含著極其險惡的用心,就是要將信仰的文化本體同西方歷史文化根基相剝離,將“以人為中心”的西方文化母體,轉向“天人感應”的東方文化本體,把“天人感應”的東方文化同基督教信仰糅合在一起,演繹為具有“天人感應”東方迷信色彩的信仰體系,並聲稱“只有信仰全能神,才能得救,凡不信和抵制全能神,就被東方閃電擊殺”。這是一種功利性極強的利害分明的信仰體系,具有鮮明的針對性,專門為中國人而設計。通過這種文化的剝離與重建,更有助於誘騙控制長期受傳統迷信思想影響的華人社會低下層普通民眾。這也是全能神為什麼能在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華人社會廣泛傳播的歷史文化根源。很顯然,全能神在背離基督教信仰的教理文化根基的同時,也暴露出以“恐嚇”方式推行其信仰的邪惡本性。
  2、同基督教信仰的傳世經典進行了剝離。
  全能神在教理上與基督教明顯不同之處,就是完全背棄基督教的傳世經典《聖經》,編造了一套冒牌的信仰“經文”,用杜撰的歪理邪說《東方發出的閃電》、《基督的發表》、《話在肉身顯現》、《跟著羔羊唱》、《審判在神家起首》、《真理聖詩》、《新歌》等,來取代基督教的《聖經》,讓信徒遠離基督教的經典。這其中,故意將中國民間信仰術語同基督教術語柔合在一起,一方面使其教理在外觀上具有基督教的色彩,另一方面在信仰心理上具備東方信仰的屬性。如“審判”原本是基督教教義術語,一旦打上“神家”這一東方信仰術語,就具有了本土色彩,更宜於傳播和接受。全能神在背離基督教經典的同時,搞了許多障眼法,有意增強其信仰的“誘惑性”,誘騙信仰層次較低的群眾上當受騙。
  3、同基督教信仰的精神主體進行了剝離。
  基督教“上帝說”、“三位一體說”、“基督說”、“創世說”、“原罪說”、“末世說”等等教義,從各個不同層面表達了統一的核心信仰,即“基督耶穌”是唯一的信仰主體,除此之外,不可有別的信仰主體。全能神在信仰的精神主體上另搞一套,杜撰一個所謂的“東方的神”。為了樹立既源於基督又不同於基督新的信仰主體,全能神歪曲“三位一體說”、“基督說”等基督基本教義,炮製了第二次“道成肉身說”,用“東方的神”即“女基督”第二次“道成肉身”,取代“耶和華”和“耶穌”。妄稱“女基督”是“聖子”“聖父”“聖靈”的集中體現。為此,發表她的第一篇“說話”:“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麼說就怎麼成。”在其他幾篇“說話”中,“女基督”回顧了她六千年來的種種歷程,包括世界誕生之初自己怎麼造人、中世紀時自己又怎麼化身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還附帶講述這些過程中的心理活動,活似一本“六千年自傳”。經過一番精緻包裝,全能神總算同基督教“創世說”“基督說”等基本教義“接上了軌”,但其邪惡本性卻暴露無遺,無論其如何“接軌”,都無法改變其同基督教信仰的精神主體相剝離的事實,都無法掩蓋其邪教本性。
  教理實踐上瀰漫著邪惡毒性
  因完全背離基督教教理,全能神在教理實踐上瀰漫著邪惡的毒性。基督教在教理實踐上有嚴格規範,集中體現在對“十誡說”、“信望愛說”、“因信稱義說”等教理實踐上。
  僅拿“十誡說”來說,全能神是如何踐行的呢?
  對照“十誡”中的每一誡,全能神幾乎都蓄意冒犯,充分暴露其邪惡的毒性。
  第1誡,“不可有別神”(除耶和華外,不可有別的神)。《新約》記載耶穌對十誡的總結說道:“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全能神教主趙維山人為製造了一個近似於傀儡的“女基督”,由他在幕後操控,並要求信徒全心愛“女基督”,要將所有奉獻給她。
  第2誡,“不可拜偶像”。趙維山推出一個東方女性形象,大講特講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僅如此,還製造出了“七個神的化身”,除了他自己外,另外六神皆為女性。
  第3誡,“不可妄稱神的名”(不可玷污神榮耀)。趙維山搞的全能神(“東方的閃電”)、“女基督”等,正是對神的妄稱和玷污。
  第4誡,“不可不守聖日”(安息日)。全能神根本不理會安息日,從來就不守聖日。
  第5誡,“不可不孝敬神的代表”(當孝敬父母)。全能神要求信徒不要對父母親講出自己的信仰,刻意向父母說謊。任何反對和質疑它的人,都被看作是“撒旦”控制的。理由是,因為我是“神”,所以反對“神”的都是“魔鬼”,尤其是成員的家人,在其理論中,對已被“撒旦”控制的家人,應該拋棄和隔絕。
  第6誡,“不可殺人”。全能神對不肯改信全能神的基督徒,以死亡相恐嚇,慣用綁架、毆打等暴力手段,甚至下毒手,割耳朵割鼻梁。東北一個全能神頭目搞“黑吃黑”,為此鬧出人命案,結果被依法處決。
  第7誡,“不可奪走他人的妻子”(禁止姦淫)。全能神規定,牧區內每一個層級,安排一名女性給該層級的“男負責人享用”,全能神稱之為“過靈床”。
  第8誡,“不要盜竊他人的東西”。全能神用騙取替代盜竊,手段更為狡猾。
  第9誡,“不可誣陷他人的好名聲”(禁止任何形式的造謠、陷害、誣衊、假見證等)。全能神製造“末日”造謠,誘騙人們加入其教會,大講“神”拯救信服它的選民,建設“全能神的新國度”,大肆蠱惑人心,造謠生事。
  第10誡,“不可貪念他人的好東西或財物”(禁止任何形式的偷盜)。全能神主張“神家的錢財、物質,包括一切財產都是人當納的祭物,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神隱秘的作工》)。這個“大祭司”就是趙維山本人,這裡赤裸裸地暴露出趙維山覬覦、貪念他人財物的醜惡面目。
  教理歸宿上包藏著邪惡禍心
  在處理宗教信仰與世俗社會的關係上,基督教有嚴格的教規。在《新約》福音書中,耶穌在回答法利賽人的試探性提問時講道:“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這段話是基督教劃分宗教信仰與世俗政權關係的重要原則。這就是說,屬於精神信仰的東西應當用信仰的方式來對待,宗教不要過問世俗社會特別是世俗政府的事。
  自文藝復興以降,延續一千多年的“教權高於皇權”的歷史宣告終結,教權與皇權相分離,教權不再干涉皇權。政教分離是人類歷史發展的一個巨大進步。“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成為檢驗宗教是否干預世俗政權的一個重要標尺。現代有基督教信仰的國家,都實現了政教分離,“上帝不干預凱撒的事”,這成為了基督教信仰國家處理政教關係的基本準則。西方國家的首腦可以有自己的宗教信仰,但不能把宗教信仰帶到政治生活中來,用信仰來左右政權。
  在教理歸宿上,全能神搞了一套包藏禍心的邪教教理。其聲稱“神拯救人類的三步工作”——“起初的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即救贖時代)、末了的國度時代”。耶和華統治的“律法時代”、耶穌統治的“恩典時代”已經過去。全能神統治的“國度時代”已經降臨,神以東方的形象“第二次道成肉身”,降臨中國,對人類進行“末日審判”。全能神宣稱,“世界末日就要來臨”,“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得救”。趙維山在其編寫的“教義”中,把中國共產黨稱為“大紅龍”,妄稱“當今中國是一個沒落的帝王大家庭,受大紅龍支配”,他煽動信徒與“大紅龍”對抗,“將大紅龍滅絕,建立全能神統治的國度”。不難看出,趙維山是蓄意背離基督教的基本教理,真實的禍心是利用宗教外衣來顛覆政權,其邪就邪在打著“上帝”的名號,實“凱撒”之事。
  第四招:全能神邪教的教階制包藏險惡用心
  基督教管理教會內部事務的體制通常稱為教制。從世界範圍看,基督教的教制,普遍採取了民主化的管理方式。
  從歷史上看,基督教的教制有一個演變過程。從公元2世紀開始,直至中世紀逐步完備,採取的是“主教制”,即以主教為主體的教會體制,組織形式是以主教、司鐸(神父)、助祭(執事)三級聖神為核心的管理體制,是一種自上而下階梯式的教制,也稱為教階制,具有“金字塔”式的嚴密管控特征。
  加爾文宗教改革後,基督教出現分化,堅持傳統教階制的基督教教會,被稱為天主教。擯棄傳統教階制的基督教教會,被稱為基督教新教,或基督教。從基督教中分化出的東正教,雖採用了“主教制”,但不完全同於傳統基督教會的教階制。
  基督教(基督教新教)教制,通常採取“長老制”和“公理制”兩種模式,都具有民主化特征。
  “長老制”即長老負責制,長老是由本教堂平信徒推選的代表,負責管理教會事務。長老受全體信徒委托聘請牧師負責牧靈傳教工作。教會的權力機構是由長老和牧師組織的會議,會議選舉一名主席負責教會全面工作。長老之間地位平等。
  “公理制”意指“公眾管理”,是由本教會全體信徒以民主方式直接選聘牧師管理教會的體制。教務、體制、禮儀、人選等均由全體信眾自行決定。各教會都是獨立的個體,不設上級領導機構,彼此只有團契聯誼關係。
  基督教聖公會及部分信義會雖採取“主教制”,但在教會管理方式上堅持了民主化做法。教會管理制度的民主化是基督教的重要標誌。
  基督教的教職人員,稱為“牧師”,原意為“牧羊人”,因耶穌自稱為“牧人”,用“羊群”比喻信徒,基督教大多數教派稱教職人員為“牧師”,只起“引導”作用。教牧人員也是按民主化原則來管理教會內部事務的。
  在當今,誰要在基督教教會內部繼續推行西歐中世紀遺留下來的教階制,誰就是公然背叛基督教民主化教制,誰就是打著基督教旗號,乾玷污基督教的勾當。
  全能神自稱基督教,但在其教內卻大搞嚴密控制信徒的教階制,其教會管理模式與基督教民主化管理教制大相徑庭,邪教本質突顯,其邪性集中體現在三個方面:
  1、在教會體制上搞“嚴密等級制”
  全能神的組織架構猶如一座“金字塔”,置於“金字塔”塔尖上的是“女基督”楊向彬,即所謂的“全能神”,高踞神壇,名義上為掌管教會的最高權力者,實為傀儡,由趙維山幕後操控。趙維山將自己“屈尊”為“聖靈使用的人”,自稱“大祭司”,實際負責總領全局,控制所有信徒。在“大祭司”之下,設立“監察組”,負責執行組織工作安排及組織教內一切事務。這種逐級控制的管理模式,等級森嚴,具有西歐中世紀教階制特征,完全背離了基督教教制的民主化本質。
  2、在教會管理上搞“專制集權制”
  全能神在教會管理機制上,大搞“專制集權制”。趙維山將中國大陸教會分為9大牧區。在9大牧區中,全豫牧區是重中之重,直管河南。其他的牧區,最多者分管5個省份。趙維山以“祭司”為首,再將全國教會分為6個層級的機構:“監察組”、“牧區”、“區”、“小區”、“教會”、“小排”,直接滲透到村鎮。趙維山通過6個層級機構的設置與對其控管,成為全能神邪教的最高“統帥”,嚴然具有“教皇”的地位和權威。
  3、在教會運作上搞“封建家長制”
  趙維山出逃美國後,通過互聯網控制著中國大陸和世界其他國家的全能神教徒,享用著各種渠道聚斂來的巨額財富。他通過設立互相制約的監察組,來實現“封建式家長制”的管控,他搞的七人長老制,是全能神的權力核心,他本人控制七人“監察組”。“監察組”的最高職位為監察長,趙維山則有權處置監察長,直接任命新的監察長。如,當他發現大陸全能神教會內部出現爭權奪利內訌情況後,立即撤銷何哲迅監察長一職,改任他其人員。在教內搞“封建家長制”是趙維山的慣用伎倆。
  由此不難看出,全能神教階制的邪惡之處,就在於將西歐中世紀教階制的“黑暗”與中國封建王朝的“專制”兼收並蓄,趙維山專門搞出這樣一個中西混合的教階制“怪胎”,其目的就是要控制信徒,推翻“大紅龍”,“當中國的皇帝”。
  第五招 全能神的教傳之邪決定其終將短命
  基督教教傳是建立在嚴格聖禮之上的傳教聖事。基督教教傳宗旨是傳播耶穌基督的福音。基督教教傳是要按照聖禮逐步進行的。這個聖禮是耶穌親自設定的,有一定的外在形式,這種外在形式賦予誠心受領者以聖寵。基督教認為,聖禮是聖靈藉以凈化人的靈魂的禮儀,可使人達到“未義成義,既義益義,失義復義”。
  基督教教傳遵循著怎樣的聖禮呢?
  簡要說,基督教教傳必須在基督教教堂嚴格遵循8個禮儀來進行,每個禮儀都是旨在促使信徒靈魂得到凈化並感受基督精神的聖事。
  (1)洗禮。即聖洗。基督教從一開始就把洗禮作為莊嚴的聖禮,認為這是耶穌基督複活後留下的重大使命:“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禮”(《馬太福音》)。洗禮分為註水禮和浸水禮。多數教會行註水禮,由牧師將祝聖後的清水灑在領洗者頭上,並按手在其頭上口誦“我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你施洗”。
  (2)聖餐。據《福音書》記載,耶穌受難前一天晚餐時,掰開餅給門徒祝福:“你們拿著吃,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舍的,你們也應當好如此行,為的是紀念我。”又拿起杯子遞給門徒說:“你們都喝這個,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耶穌受難後,基督徒領吃“掰餅”和飲“葡萄汁”成為紀念耶穌的重要聖事,既是為獲得赦免,也是籍此獲得屬聖生活的糧食。基督教牧師將餅和葡萄汁祝聖,分給受洗禮的正式信徒分享。
  (3)禮拜。即基督教徒的主要崇拜活動。基督教認為,上帝創造世界的第七個日休息,即安息日(七日的第七日)。基督教徒為紀念耶穌在安息日的次日(七日的第一日)複活,規定在這一天舉行禮拜。禮拜儀式由牧師主領,遵循唱詩班唱“肅靜歌”、主領人宣召、齊唱贊美詩、齊誦“主禱文”、共誦啟示經文、齊唱贊美詩、主領人祈禱、讀經、唱詩班獻詩、證道、齊唱贊美詩、祝福、唱詩班唱“祝福歌”等13個環節而結束。
  (4)祈禱。即基督徒在心靈與上帝直接對話的一種方式,是信徒對上帝的崇敬、依賴、感激、祈求等情感的自然流露與傾訴。祈禱因人因事而異,不外是對上帝的贊頌、感恩、祈求、懺悔、傾求等。祈禱的姿式無定式,可跪、可伏、可站、可坐、可卧。祈禱可口禱、默禱、私禱(個人單獨禱)、共禱(共同口禱)、公禱(集體公開祈禱)等。祈禱態度應嚴肅、誠懇、專心。
  (5)“主禱文”。《馬太福音》有為耶穌門徒如何禱告提供的示範全文:“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不叫我們遭遇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門。”這裡的“你”,常讀作“父”。
  (6)講道。禮拜儀式中的一個重要程序,由牧師或平信徒就《聖經》中一段文字講解。
  (7)唱詩。禮拜儀式中的另一個重要程序,配合講道的內容,挑選2至3首贊美詩,由全體信眾在講道前後齊唱一首。
  (8)祝福。禮拜儀式中的最後一個重要程序,由教牧人員向全體信眾宣召上帝的祝福。通常的祝福:“願主耶穌的恩惠、上帝的慈愛、聖靈的感動常與你們眾人同在。”
  從上述基督教教傳聖禮看,基督教傳播耶穌基督福音是嚴肅而神聖的事,在教堂遵循嚴格的禮儀和程序進行。
  那麼,全能神教傳是如何進行的呢?
  全能神的教傳完全背離基督教教傳的聖禮,既不在宗教場所教堂內進行,也不遵循基督教聖禮傳教,用盡各種邪惡卑鄙詭秘的手段,實施教傳“三步曲”。
  1、吸收信徒搞矇騙、誘騙、恐騙三步曲
  全能神教傳針對不同的對象採取不同的方式,“騙”字當頭,一是“矇騙”、二是“誘騙”、三是“恐騙”,招招陰損。
  “矇騙”。針對沒有任何信仰的普通群眾,打著傳授基督教的幌子,矇騙不信教的群眾。
  第一招:“禱告治病”,針對身患疾病者,主動上門,大講信了基督,天天禱告,就可治病。
  第二招:“信教得福”,針對家庭不和及遇到種種困難的群體,大講信了基督,可保家庭平安和睦。
  第三招:“消災避禍”。針對無災無難者,大講信了基督,可保健康保平安,消災避禍,可上天堂得救贖。名義上是拉人信耶穌基督,實際上是讓人信全能神、“女基督”。先不急於暴露全能神的真實身份,等人落入其圈套,再販賣真實身份,亮出“東方閃電”。
  “誘騙”。針對不同的群體採取不同的“誘騙”術。
  第一招:“教內誘騙,伺機策反”。主要用在基督教徒身上,專乾挖基督教牆腳的勾當。為了將基督徒收入全能神門下,制定了一整套“走捷徑”的教傳策略,連環誘騙。一“摸底數”,專門指使人假借參加正統基督教活動,利用他們拉攏基督教徒,重點拉攏“三自”教會領導,搞所謂“摸底鋪路”。二“拉關係”,在基督教內部拉攏信徒,找準薄弱環節,伺機灌輸全能神信仰。三“改變信仰”,用全能神“第二次道成肉身”一套偽基督教教義替代正統基督教信仰,使他們脫離原來的正信。四“見證”,用捏造事件來恐嚇基督徒,讓他們產生不信全能神將遭受劫難的心理恐懼,逼迫基督徒轉信全能神。
  第二招:“教際誘騙,收編隊伍”。主要用於打著基督教幌子的邪教信徒身上,專乾收編原來“呼喊派”、“三班僕人派”等邪教信徒的勾當,用全能神邪教改造其他邪教,編造全能神邪教說教,影響誤入偽基督教歧途的信眾,使他們走上全能神不歸路。
  第三招:“教外誘騙,逼人就範”。主要用在不教信的群眾身上,專乾“利誘”“情誘”“色誘”的勾當。對於完全不信教的群體,全能神也有誘人上當的招術。一是“利誘”。針對文化層次低的普通群眾,打著“傳福音”旗號,大講信基督的好處,誘惑普通群眾當上。對於家庭遇到困難的群體,採取送錢送物,幫助解決“困難”的策略,偽稱基督帶來的“福音”,用利益引誘人入教。二是“情誘”。針對那些警惕性較低的普通群體,採取“拉關係”、“交朋友”“軟磨硬纏”等方式,一步一步建立所謂的“感情”,最終將其發展為信徒。三是“色誘”。針對未有異性朋友的那些單身漢,大搞“美色勾引”,派出年輕漂亮的女信徒以“談戀愛”為名相引誘,拉人下水,使他們在“戀愛”中不自不覺落入邪教圈套,被髮展為全能神教徒。
  “恐騙”。針對信仰程度不同的群體採取不同的恐嚇方式。
  第一招:“災禍恐騙”。針對有迷信觀念而無宗教信仰的群體,採取利誘加恐嚇雙管齊下的方式,一方面大講信基督的好處,另一方面又大談不信基督的壞處,有意識誇大不信的壞處,編造各種不信而遭殃的“例證”,使迷信觀念較重的群體不敢不信,在恐嚇與誘騙雙重作用下,落入全能神設定的圈套,成為其信徒。為達到拉人入教的目的,全能神邪教徒甚至以拍裸照、以投寄信等方式相恐嚇,迫人就範。
  第二招:“報應恐騙”。針對已經上了全能神賊船的信徒,為防止中途“下船”“脫教”,利用邪教教義進行恐嚇,誰要是不再信全能神,誰就是撒旦,誰就要下地獄,不得救贖,以受到現世惡報相威脅。更有甚者,對於信仰發生動搖者,進行詛咒。如果恐嚇不起作用,就實施非法綁架、拘禁、毒打等暴力手段。
  第三招:“末世恐騙”。借用“世界末日”說,乘機把水攪渾,大肆造謠,製造“末世”社會心理恐慌,利用部分人的恐慌心理,兜售全能神,大講信而得救,不信遭殃,全線出擊,上竄下跳,到處製造莫名驚恐,乘人心惶惶之機,拉人入教。
  2、控制信徒搞防己、防人、防親三步曲
  全能神教傳直接延伸到教徒控管機制之中,在已經上了賊船的教徒內部,層層設防,步步設防,製造種種防範屏障,防範自己被識破,防範教徒相互串通,防範教徒的家人親朋掌握內部情況,大搞教傳神秘主義和地下活動。
  其一是“防己”。全能神為達到控制每一個教徒的目的,在內部設立了一套嚴密的教傳防範制度,首先是針對每個入教者個人,要求每個信徒將自己嚴嚴實實地防護起來,對教內一律不要使用真名,給每個人取一個化名,將自己個人信息及家庭情況嚴密封鎖起來,不允對外泄露,防止自己的真正身份被人識破。
  其二是“防人”。全能神在教內搞了一整套信徒之間聯繫的嚴密控制體系。教徒與教徒之間利用化名交流,交流全部採用全能神的暗語,以防範教內活動被外界掌握。教徒傳遞指令,採取單線聯繫方式,聚會臨時通知,頻頻變更聚會地點,聚會時派單人放哨。
  其三是“防親”。全能神在對教外的防範方面也制定了一整套嚴格規則。教徒對家人,無論是父母子女,還是兄弟姊妹,以及所有親朋好友,一律不得透露教內信息,凡涉及教會事宜,均不得使用家庭電話,防範家人舉報。
  全能神教傳如此與基督教教傳相背道而行,不僅暴露了其邪性,也決定了其必將短命。
  第六招:全能神的教養之邪在於養肥了教主
  基督教的教養主要是指通過信徒的奉獻來維繫教會活動的事工。教養的實質就是基督教教會的自養問題。基督教教會的自養是有嚴格規範的。這種規範既有基督教教義的依據,也有基督教教會在管理制度上的約束。正因為如此,基督教的教養一直能沿著正信的軌道行進,而不至於出現教養成為別用有心者斂財的手段和工具。
  從基督教教義對教養的引導來看。《聖經》已有記載。在舊約中就有關於祭司利未人供奉的記載。當神揀選亞倫的子孫做祭司時,特別提到了他們的供養問題。耶和華曉諭亞倫說:“我已將歸我的舉祭,就以色列人一切分別為聖的物,交給你經管,因你受過膏,把這些都賜給你和你的子孫,當作永得的份。”當耶和華神揀選利未支派和亞倫支派聯合一起辦理帳幕的事,看守會幕的器具,代替以色列人一切頭生的來服侍神後,神同樣給他們特別的份。相反,在《士師記》中我們看到,當以色列人不再遵行神的旨意,就使利未人得不到應有的供養,他們生活沒有著落,使他們不能專心教導百姓,反而把祭司作為一種謀生的手段,從而迷失方向。
  在新約中也有耶穌對供養的記載。耶穌在最後的教導中,吩咐他的門徒外出傳福音時,要進入好人的家,接受他們的供給。耶穌對門徒生活極其關心,使他們服侍沒有後顧之憂,被歷代聖徒奉為楷模。
  《聖經》有關基督教教養問題是有嚴格規定的,教牧人員接受信徒的奉獻,不只是為了供養傳道人的生活,維持教會的開支,推行教會的聖工,更重要的是教牧人員自己不得將信徒的奉獻作為自己得利的門路和手段,過著脫離信徒生活水準的生活,在教會事工上任意揮霍浪費。
  從基督教教養的運作實際情況看,主要包含兩個方面:
  第一是教會自養的經濟來源問題。中國基督教教會歷史上主要通過五大事工來解決教會的自養。一是佈道,通過傳道人在教堂佈道,接受信徒的奉獻。二是慈善事業,通過慈善活動來募集社會捐助。三是辦教會醫療事業。四是辦教育機構,即教會學校。五是辦文字事業,主要是出版事業。除了佈道,其他四項均與社會服務相關。新中國建立以來,中國教會走“自治、自養、自傳”獨立辦教道路,教會不再干預教育和醫療,文字出版事業僅限於教會內部。目前,中國基督教的教養經濟來源主要有四項:一是信徒奉獻,即通過教牧人員在教堂佈道,接受信徒的奉獻款。二是開發現有的教會教產,“借雞生蛋”,增加教會收入。三是興辦自養事業。四是建立互助基督會,以協助解決邊遠貧困地區教會的自養困難。
  第二是教會的經費使用問題。中國基督教會對教養經費的使用有嚴格的標準和範圍,都要由教會機構管理層討論,共同決定如何使用,每一筆錢都有明確的去向。在各基督教堂,有嚴格的財務制度,絕非由教堂的牧師或長老一人說了算,對於基督教徒的奉獻都非常珍惜,絕不能任意處置,主要開支包含四項:一是支付牧師和傳道人的薪金和補貼,保證其生活維持在當地人生活的中等水平。二是支付教堂、聚會點的購買或者租金,以提供教會開展禮拜、聚會和社會服務事工。三是維持教會的各種開支,如禮拜聚會,節日慶典,探親教友,訪問交流等。四是有富裕財力的教會機構開展社會服務,參與社會慈善活動,回報社會大眾。
  全能神也搞所謂的教養,其教養的力度甚至遠遠超出了正信的基督教教會,但其教養活動既不在教堂內進行,也不遵循嚴格的財務制度,錢財的來源與流向都極其詭異,手段險惡,無不暴露出其邪教教主的貪婪與凶狠。
  從全能神的教養來源看。全能神為詐取信徒的奉獻款,用盡了各種陰毒險惡的手段,通常採取了三種招術:
  第一招:“借屍還魂”,就是借“傳銷術之屍”還“邪教聚斂錢財之魂”。全能神利用其嚴格組織體系和詭秘活動方式,一邊打著傳福音的幌子,四處傳播其邪教教義,極力拉人入教;一邊乾著類似於銷售活動的勾當,拼命發展下線,從下線信徒身上謀取好處,每發展一下線,就可以為其教會吸納更多的“奉獻款”,憑藉對其教會的貢獻,謀得“一官半職”,提升其在教內的地位。隨著其隊伍的擴大,其聚斂的錢財也成倍增長。
  第二招:“瞞天過海”,就是假借對全能神的信仰之名蠱惑信徒“盡本分”。全能神以教養之名,通過兜售其非法印製的書籍、音像製品、標誌物、宣傳品等方式,大肆聚斂錢財。一方面向信徒表示收取“奉獻款”只是為了“盡本分”,是作為“預備善行”,捐多捐少完全自願;另一方面又宣稱“沒有善行的人就是沒有人性,與魔鬼撒旦沒有什麼區別。當災難來臨的時候,那些盡本分太少或者沒有盡本分的人,都要受到應得的懲罰”。全能神利用信徒消災避禍的心理,假借“神”的名義來試探信徒對神的真心與否,以此迫使信徒“心甘情願”地多做奉獻,多“盡本分”,許多信徒唯恐因奉獻過少而得不到神的保佑,背著家人將辛辛苦苦賺來的血汗錢奉獻給全能神。全能神將奉獻錢財多少與得到神的庇護大小掛鉤的做法,完全背離宗教信仰的精神,具有典型的“借神斂財”的邪教特征。
  第三招:“釜底抽薪”。全能神通過宣揚“末日說”藉機把信徒財產淘空。“全能神”稱,2012年12月21日只是大災難的開始,從這一天開始到2013年的某一天,將看到最可怕的畫面,而那一天才是真正的災難日。屆時,所謂的“尼比努”星經過地球黃道面,把地球上的磁場吸跑了,隨之會發生劇烈地震、火山爆發。只要信奉“全能神”,就等同“坐上諾亞方舟,避過末世浩劫”。全能神一方面鼓吹“只有信教才能得救保平安”,散髮“2012最後的船票”小冊子,散佈世界末日謠言,製造恐怖氣氛;另一方面又煽動信徒“把全部身心和財產交給教主”,其目的就在於將“末日說”作為一種營銷手段,企圖淘空信徒的全部家產。許多痴迷的信徒聽信其造謠,不惜將畢生積蓄如數奉獻給全能神,搞得傾家蕩產。
  從全能神對“奉獻款”的去向看。全能神信徒的“奉獻款”全部都流向主教趙維山的腰包,其所謂的教養全部用於養肥主教。趙維山為了將“奉獻款”全部收歸已有,採取了極其狡詐的做法,他採取了三個狠招。
  第一招:“精神管控”。為了防止“奉獻款”流失,趙維山在全能神的教義中做出了嚴格規定,要求“教徒要全心愛‘女基督’,表達愛最實際的一種方式就是將金錢和財產都獻給她”;“神家的錢財、物質,包括一切財產都是人當納的祭物,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神隱秘的作工》)。全能神掌握實際權力的所謂“大祭司”趙維山本人,早在2000年就攜巨款逃往國外,一直乾著在境外遙控指揮境內地下組織聚斂錢財的勾當。
  第二招:“內部制衡”。為了讓信徒的“奉獻款”全部流入自己的腰包,趙維山在全能神教會內部搞了一套嚴格的管理方式,要求接觸每一筆“奉獻款”的人都要對他絕對忠誠,如實向他彙報並上繳。為了防範有人中途“截流”,他搞了一套相互監管秘密告發的組織防範體系,使得信徒之間相互不信任,相互監督,相互制衡,誰也不敢“截流”,最終確保每一筆“奉獻款”都落入他個人的腰包。
  第三招:“發展隊伍”。為了讓信徒隊伍不斷擴大而騙取更多人的“奉獻款”,趙維山專門拿出一部分錢用於全能神搞非法傳教活動,大量印發宣揚全能神的書籍和音像品,派遣信徒四處搞神秘傳教活動,借說方言、唱靈歌、跳靈舞、見異象、趕鬼醫病等方式,向草根階層滲透,甚至以神跡、靈異排除苦難,醫治疾病等方式,拉人入教,誰家有人生病、住院,誰家出了事故,就聞訊而至,不厭其煩,問寒問暖,列舉大量禱告治病、消災免難的案例,目的是勸人入教。一旦有人被拉進教內,就煽動其離家出走,把全部身心和財產交給教主,使教主早先投入的錢財成倍回收。
  全能神搞的教養,最終養肥了主教趙維山,他所攫取信徒的“捐獻”全都用於其個人在境外的驕奢淫逸,肆意揮霍。
  第七招:全能神教徒之邪在於背離基督徒基本準則
  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基督教徒,基督教教義提出了一個基本準則,即“作鹽作光”,意即保持品性的純潔。但是,全能神不去引導信徒作鹽作光,榮神益人,做合格基督徒,相反而是引導信徒背離基督教經典教導,無視基督徒所應承擔的神聖使命與社會責任,把教徒引向歧途和邪路,其集中反映在三個方面:
  一是在基層群體中製造恐怖心理,加強對信徒的精神控制。為了強化對信徒的精神管控,全能神教主歪曲基督教基本教義,大肆販賣“二次道成肉身”歪理,拋出“女基督”降臨東方以拯救世人,信“女基督”得救,“不信就會有災難降臨”等邪說,在基層群體中渲染恐怖心理氣氛,既使正信基督徒誤入全能神邪教的迷途,又使普通基層群眾踏進其設定的圈套。一些基層群體為了擺脫恐懼心理誤上全能神賊船,失去正常思維判斷與理性能力,受其操控和利用。
  二是在教友信徒中製造猜忌情緒,加強對信徒的組織控制。為了強化對信徒的組織管控,全能神邪教教主採取秘密聯絡打擊脫教者的詭異管理體系,既鼓動信徒背叛親人,疏遠家人,拋家舍業,放棄工作,放棄財產,放棄正常生活,脫離與社會的正常聯繫與交流,進而在教內大搞嚴格管控,借改變信徒的真實身份,推進單線聯繫,大搞互相監督,對於流露出脫離其教會的教友,施以嚴酷懲罰,完全無視基督愛的精神,為了阻止有人脫教,甚至製造出泯滅人性的刑事案件。
  三是在社會生活中製造敵對意識,加強對信徒的行為控制。為了強化對信徒的現實管控,全能神教主惡意煽動信徒對社會和政府的不滿情緒和敵視意識,一方面利用其邪教教義,蠱惑其信徒為教主建立所謂的“神的國度”而鋌而走險;另一方面利用其“末世說”邪教歪理,煽動其信徒從地下走到地上,大肆在社會上造謠生事,圖謀搞亂社會人心,藉機與政府對抗,推翻“大紅龍”政權,其目的就是將信徒綁架在全能神的“戰車”上,充當為其賣命的“炮灰”。
  全能神邪教搞的這一套傳教術,不是將美好光明的東西傳遞給信徒,而是將陰暗恐怖的東西傳遞給信徒,完全背離了引導教徒作鹽作光的基督精神。正是在全能神教主的煽動蠱惑下,其信徒邪性大發,乾出了許多違法亂紀甚至作惡多端的壞事。
  綜觀去年12月以來,全能神信徒受趙維山蠱惑,不斷製造事端,其邪性一次次暴露在世人面前。
  全能神信徒的邪性根源完全在於其教主的邪惡歹毒,包括參與非法聚集活動及製造刑事案件的全能神信徒,實質是充當了邪教教主為實現其個人邪惡目的的利用工具,最終走上邪教不歸路。
  輓救所有受瞞騙的全能神信徒,是全社會共同的責任,如何讓每一位受全能神毒害的信徒回歸正常的社會生活,作鹽作光,也是正信宗教信徒的責任,需要社會各個方面共同努力,共同抵制邪教的危害,引導廣大民眾遠離邪教,不受毒害。
(原標題:七招識別邪教"全能神":看教主教義教理教階等)
創作者介紹

bu08butsw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